那一年涅波在沈阳海狮下课时 两万球迷举着横幅挽留他
 

那一年涅波在沈阳海狮下课时 两万球迷举着横幅挽留他

发布时间:2020-05-04 12:14:59
 
75岁的涅波住在莫斯科北边的乡间别墅里,只有去Match TV录制节目时,他才开车进城。每周两三次的样子。 其实,他在城内也有住处,但不愿意多呆。他宁愿每次在路上折腾一两个小时,也要回到宁静的乡野。 在电视台,他一般做比赛分析和预测类的节目嘉宾。这是他闲云野鹤的退休生活的重要调剂。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照顾上学的小孙女,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,其他时间他还要伺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。 这种特别从容的夕阳红生活,他并不是太习惯。他说,只要停下来几周,还是会想念站在教练席上的戎马生活。 和十八年前来到沈阳执教一样,他总是很有分寸地恪守着自己的准则,那些话能说,那些话不能说,他心里一本账。关于俄罗斯世界杯预测的话题,他听完摆摆手就拒绝了,他说,“当我站在俄罗斯土地上,我不会去点评这里正在发生的任何事。” “驯狮”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之作。第一次发生在喀麦隆,1988年他接手非洲雄狮,两年后闯入世界杯八强,震惊了世界。在球迷的记忆里,38岁的米拉大叔被熟知,但其背后真正点石成金的正是涅波。 第二次,他来到沈阳执教。海狮算是中国的老牌俱乐部,1993年它就冲上甲A,此后几年,囿于体制和经济,这支“破裤子缠腿”队一直沉寂在甲A末流里。 涅波的到来,第一次给沈阳足球带来不一样的变化,同样是这批人,同样是这块场地,他们发生了化学反应。2000赛季结束,海狮名列联赛第七,足协杯打入八强,均创造建队以来最好成绩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联赛开始时只有两三千人来看球,到联赛收官时,6万人的球场已经座无虚席。 在沈阳足球历史上,他就是传奇 他不仅将球队的技战术打造得更好,也让内外援的能量最大化,最关键的是,他的打法十分符合北方球队。海狮的成功,让涅波在中国足坛名声大噪,他被媒体封为“驯狮大师”。那一年在沈阳,光是关于他传奇经历的书就出版了两本。 蜜月期维持到赛季结束,在2000年底的时候,一场毫无预料的“分手”猝不及防地发生了。当时有几种说法:一是涅波和自己原来的中方经纪人闹掰了;二是涅波是个非常重信用的人,来沈阳之前曾经接受过日本球队的邀请,他要兑现诺言;第三种说法是,涅波已经被其他甲A球队盯上,为了曲线回归中国足坛,他只好借口远渡日本执教。 后来,经过跟队记者还原,最接近事实真相的说法是,涅波续签合同条件是——他需要一块冬天也能保温的草坪来训练。但海狮俱乐部不可能在现有条件下,满足这样不切实际的要求。也许,在当时的老板章健头脑里,海狮已经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。 当涅波离开沈阳时,两万球迷联名挽留,这样的场景让老人至今难忘,那是他在中国留下的最深刻印象。在莫斯科家里,那条签名的巨型黄色条幅还保存着,甚至沈阳记者写的书,也被珍藏着。 在日本,他过得并不开心,确切地说,是他的太太不习惯日本的生活。这时候,山东鲁能因为对鲍里斯的执教不满,联系到了他。一位当年的资深跟队记者说,其实在一年之前,涅波率领海狮3比0打败鲁能时,当时鲁能董事长董罡就看上他了。 山东人对涅波的最初印象十分不错。在济南体育中心,从更衣室到教练席,必须穿过足球草坪才能到。涅波认为,非足球运动员之外的人,都不能随意踩踏场上草坪,每次他都是绕过半个场地,才回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。这些特别“绅士”的细节,彻底俘获了球迷的人心。 山东看台上的涅波画像 涅波是个好人,每次训练也都主动与球迷打招呼,在战术理论上也有自己的独到造诣。涅波的名单上有多少人,一个赛季就会上多少人。2003年,泰山队的门将关震、邓小飞、张蓬生、王军被循环用了一遍半,后宿茂臻时代,锋线由谢尔盖、基里亚科夫、韩鹏、察可军、尼古拉斯等强行组合。 2003年倒数第三轮,涅波再次在赛后发布会上,突然提出辞职。鲁能上下被搞个措手不及,当然,这一切变故,并不是一天之内促成的。《济南时报》资深记者李志刚评论说,涅波是个特别固执的老头,有时他会在表面上妥协,但最后执行时还是按照他的心思来。 阿根廷博卡青年队前锋莫雷诺回国后,炮轰“涅波的足球理论早就过时了”。老头听到这些愤怒之言,不但不为所动,反而很坦诚地对我们说,多听听那些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总是有好处的。 后来在上海申花执教,涅波又复制同样轨迹。第一年,他是谦谦君子,征服各个层面;第二年,他又成千夫所指的“伪君子”,被批得体无完肤。 时过境迁,当一头白发的涅波在莫斯科坐在我们面前时,往事已成过眼云烟。他是中国足球的过客,中国足球对他来说,同样如此。 那些足球场外的往事,涅波不愿再提,他也不会分享过去隐藏的秘密。他说,俄罗斯和中国一样,都有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谚语,他不喜欢通过媒体来对某个人某些事进行传播。 对于中国足球和中国文化,他比其他人看得更加清楚。举例来说,他发现中俄球员非常相像——当他们挣到第一个100万时,就会想着买房买车先花掉,而欧洲球员想的却是,怎么去挣下一个100万。他说,中国球员比日韩有天赋,但行为太散漫、太随意。“赛前头一天甚至要和他们说,别抽烟别喝酒,别去找姑娘。” 中国人把苏联最好和最坏的东西,全都学去了。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微微有点得意。他知道两个国家的根本症结在那里,因为他也来自于“红色星球”。